您的位置: 崇明信息网 > 科技

百噸電煤參雜4噸石頭電廠進煤遭扼頸之痛

发布时间:2019-11-08 21:58:39

百吨电煤参杂4吨石头 电厂进煤遭扼颈之痛

“快,3车煤有问题,好多石头”1月10日下午,在大唐湘潭发电有限公司(下称“大唐湘电”)供职的老周接到了来自厂区的,他立刻奔赴现场查看,并在一张A4表格的“来煤现场发现情况”一栏填上:“汽车煤98.2吨,内发现大量石头,从煤中捡(拣)出4吨石头经双方协商,把石头捡(拣)出来过秤,作扣吨处理”

“这种情况天天都有”以监察“燃煤效能”为主要工作的老周告诉,每年冬天12月和1月,是电煤最紧张的时候,也是一年内煤质最差的时候,其中最常作假的是汽车煤,往里面加石头、泥巴的事情几乎天天有

湖南省经信委1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省电煤储量只有164万吨,按照日耗电煤11万吨的标准来计算,163万吨存煤量只维持全省火电机组运行15天左右耒阳电厂、石门电厂、金竹山电厂、湘潭电厂已经成为调煤重点

耒阳电厂两台20万千瓦机组处于停机状态,石门电厂存煤不足两万吨,占到全省火电发电量一半的大唐集团湖南分公司3台机组因不同原因缺煤停机用电量需求大增,电煤供应不足再加上“以次充好”等电煤质量问题,这让身在缺煤省份的湖南火电企业正被遭遇成本和劣煤的扼颈之痛

“底装面盖”、“埋地雷”等造假方式

“你知道吗我们现在干脆规定,汽车煤不准晚上拉进来”老周说,汽车煤一般来自省内的永州、衡阳、株洲等地,经常有掺假的情况,必须仔细检查最近,还出现过暗藏在煤里的石块划破设备皮带、卡死塞子的情况

“我们真的已经忍无可忍了”在位于长沙市黄土岭的大唐集团公司湖南分公司,说起最近的劣煤情况,一名女工作人员对说

老周告诉,拉进电厂的煤的质量检查的程序,首先是称重,用显示毛重减去车皮或汽车重量得出煤的重量,然后是进行抽样粉碎化验,看热值、水分、硫含量等是否符合要求

在这个过程中,每天上演着偷梁换柱的电影桥段“底装面盖”、“埋地雷”,这些听起来像电脑游戏招数的名词,其实是电企总结出来的让其“忍无可忍”的造假方式

中国大唐集团公司湖南分公司副总经理、高级工程师罗日平一边抽烟,一边给总结了近10种电煤掺假方式

“底装面盖”,即上面一层好煤盖住下面的次煤二是“埋地雷”,就是经常取样的地方装好的,不取样处装劣煤,用其他物品代替煤炭,比如煤矸石、烟囱灰、泥巴等在金竹山电厂,就发现过在装煤车上安装钢板的情形此外,还有通过汽车水箱做文章的另外就是偷换煤样,在送样过程中替换煤样,制样房和储样房都出现过盗窃,还有一种就是监守自盗、里应外合

劣煤主要来自本地中间商

“大矿煤相对质量好,比如湘煤集团的好”罗日平说,代理监运商(中间商)供给煤的比例大概也会占到40%~50%,大概有两三百万吨

大唐旗下的金竹山电厂也对劣煤一筹莫展相关负责人向透露,该电厂每天用煤量17,000吨,其所用煤七成来自本地,而其中劣质煤也主要来自本地

“尽管本地煤品质并不很高,但煤炭品质下降更大原因来自中间商往里掺假”该负责人告诉,中间商首先从小煤矿手中收购大量的煤,然后用粉碎机粉碎一些煤矸石、土块或者其他杂质,将其掺入原煤,卖给火电厂

“煤质下降是整个火电电煤的基本情况,特别是煤价提高时,掺假就更高了”这位负责人说,按照电厂的一般生产流程,煤进锅炉前,要经过磨煤等一系列过程,杂质对磨煤机的损耗比较大,其次,锅炉是按照劣质无烟煤设计的,本地的煤煤质本来就比较低,含硫量高,不仅影响锅炉燃烧时的稳定性,而且对锅炉的腐蚀和损耗相当大

“100吨煤4吨石头,”这在业内看来其实见怪不怪“拖去电厂的基本都掺了假”昨天在中,在株洲攸县开煤矿的谢老板证实了电厂关于中间商掺假的说法,他向透露,矿老板把煤卖给当地中间商,中间商在年底卖煤给电厂时,一般都会“兑一下”

[劣煤背后]

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的“殊死搏斗”

红长沙1月14日讯(潇湘晨报滚动 蔡胤)我省电煤荒如期而至,是由于电煤供给不足,经济增长带来用电量增加,还是一年一度天寒枯水燃煤之急,劣煤频出,表面上看是供需不平衡引发的,实际上背后则是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的一场旷日持久的殊死搏斗

中国大唐集团公司湖南分公司副总经理、高级工程师罗日平表示,煤炭质量是长期以来的供需矛盾的集中反映

供给不足,需求增长,翘起了价格目前,原煤价格每吨涨了200元左右火电企业面临尴尬:煤质不好,打假打出来,别人也照样要,完全是卖方市场“多发一度电,就多亏了大约1毛钱”日前,罗日平向透露,华银电力主营的火电业务目前处于亏损

目前,我国实行的煤电联动机制,是在一个煤电价格联动周期内,原则上不少于6个月,如果电煤平均出矿价比前一周期变化幅度达到或超过5%,在电力企业自行消化30%的基础上,相应调整电价但目前这一煤电联动机制却难以落到实处

煤炭资源是不可再生的化石资源,近年来,随着煤炭市场的逐步放开,煤炭企业更趋一致地以销定产,煤炭价格一路看涨,在市场上处于主导地位而电企却由于厂分开后电价依然处于政府管控状态,每当煤价过快上涨,就只能做起“亏本买卖”

有电企负责人向本报提到,目前只能靠省外支援,调煤保电,增强铁路运力,增加山西和陕西来煤量,开通新途径,如从秦皇岛、广州港走海运,然后走河运,再走铁路到电厂,要不就只能外购电力

长久解决之道就是增加风电、生物电、核电所占比重(目前加起来不足百分之一),再次开发水电和火电,提高湖南煤炭企业产能

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稽查大队副总队长欧阳义群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春节期间,煤电供应紧张,至于电煤掺假现象,我们会加大力度查处”

止咳先祛痰的说法对吗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